欢迎来到www.402.com——永利集团——www.402.com最新网址有限公司

www.402.com文学天地

也不会时有产生于今世人的脑英里,小编与陶尔就去渔屋吃鱼、耍水、帮着晒渔网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11-25 19:51 浏览量:102

昨夜,记忆的U盘自行打开,将几十年前的往事,以梦的形式,重又展示给我。醒来,再无睡意,倒一杯红酒,站在阳台上,望着京城一片灯火,竟思考起梦的形成和来龙去脉来。

“孤帆天际看”这一诗句,遽然闪进脑子里来,是因为“一路顺风”这一句祝福词汇,给我“惹祸”的缘故。

岁月苍茫,往事如烟,记忆散淡却留有遗痕。原以为大部分的旧事,已成云烟飘走了,再也不会重现。然而,让我错愕的是,它不但来了,而且清晰可辨,譬如:我那件白粗布的短款上衣,在梦中可触可摸,它左边有一小兜,上有兜盖,现在看来也很时尚。裤子是蓝黑色的,是老式与新式之间的产物,裆上部有一排扣子,解手时不用解腰带,都是由母亲一针一线亲手缝制而成。平时,我的裤管总是高高卷着的,跑起路来疾若野风,是属于又淘气又好动的那类顽童。突然觉得,那时的自己,也蛮可爱的,有点野,小机灵,不黏糊,像个男子汉。尤其冲入江中,为江月送去老酒的那个疯劲儿,几乎接近诗仙李白的醉态了,想到此,竟然扑哧一声笑出泪来。

网上说,为乘飞机的人送行,不能说“一路顺风”这样的祝福语。说是飞机顺风,不利于飞行。原因有二:一是,顺风会对机翼造成影响,不利于飞机保持平衡。二是,顺风会增大鸟类撞击机身的可能,因为有速度差冲击力会很大,可能造成飞机的严重损伤。此说,科学与否?另说。反正顺风飞行,飞机的浮力一定很差,有朋友如斯说。然而,因为我缺乏社会交流,对于出现的新情况,知之很少。有一次,为飞悉尼的一位亲戚写祝福微信,仍写:祝你一路顺风。很快,她的女儿,匆匆微信纠正,对乘飞机的人,不能说一路顺风,不吉利。我愕然,匆忙又补发了一条:“祝你一路平安” ,然而她已登机,关机了。那一夜,我半睡半醒,心中惴惴不安。一直到次日上午,收到她安达悉尼的微信,心里才平静了下来,并且发出致歉信息。不过,细细想来,即便如斯,这锅,不该由老夫我全部背起来,这里也有时代变迁的缘故。一路顺风——这一句祝福语,在中国人嘴上挂了几千年,是铁定的美好祝语,不仅温馨,更有挂念和祝福的意思在里面。飞机的出现,给这祝语贴上了负面的标签。顺风与逆风,也有了颠倒的用意。这算不算是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所产生的微妙冲突呢?我说一路顺风,是习惯用法,与飞机,逆风飞和顺风飞,何干?真是岂有此理?不过,细细琢磨,天下之事,瞬息万变,人,只有去适应它,才是理,是不是呢?老夫总不能拿人老消息闭塞等理由,为己辩解吧。

童年往事,往往是白发人的润心剂。

www.402.com,一路顺风,这一祝福语,原是用于乘帆船远行的人。帆在江海之上,是需要风力来推送的,速度由风力而定,即便有风,也可能是慢悠悠。为此,它与“孤”字联系在一起是必然的。在茫茫水域,一片白帆,孤零零漂游,能不孤单吗?李白所说“千里江陵一日还”是对风力的夸张之词,有浪漫的成分在里面。而孟浩然,也有一首怀乡思归的抒情诗作,就有些愁绪在其中了:“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我家襄水曲,遥隔楚云端。乡泪客中尽,孤帆天际看。迷津欲有问,平海夕漫漫。 ” 译作白话文就是:“树叶飘落大雁飞向南方/北风萧瑟江上分外寒冷//我家在曲曲弯弯襄水边/远隔楚天云海迷迷茫茫//思乡的眼泪在旅途流尽/看归来的帆在天际徜徉//风烟迷离渡口可在何处/茫茫江水在夕阳下荡漾” 。他想念家乡心切,想速速归去。然而,楚天云海迷茫一片,路途遥不可及,帆,徜徉于辽阔水域,何时到达,难以预料。乡泪,在归途中也都流尽了,而孤帆,仍在天际慢悠悠地漂,何等无奈?此时的他,可没有李白的浪漫与豪气。孤独感完全被将要落去的夕阳、浩阔的江面、夜色中的帆影吞没掉了。古人在这样环境下的无助心理,现代人是无法体会得到的。因为,出现了飞机和高铁,即便是千里江陵,个把小时即可到达。女儿要回家,发个微信:妈,我两小时后就可到家,给我做一碗您拿手的打卤面啊,馋得我直流口水呢。母亲回复:妈这就去和面,为我小馋猫解馋,三大碗够不够?女儿回复:就做三大碗?太小气了。孤独而思乡中的孟浩然,就没有这个便捷和温馨了。所以说,古人对孤独和乡愁的感受,远比现代人深刻。对于人生的理解,也比现代人深刻、全面。孤帆天际看,这样的词汇,也不会产生于现代人的脑海里。假如你写:孤机天际看,或孤车天际看,人家还以为你的神经出了毛病。所以,一路顺风这样的祝福语,已不大适用于现代交通,也是实情。

那年我九岁,因了饥荒,母亲带我们五个孩子,远投黑龙江省泰来县哈日塔尔村姥爷处,待了整整一年。母亲与二哥大姐帮舅舅们种地。大哥则留在自家,祈雨躬耕,假如年景好了,再把我们接回去。于是,我上了那个村子里的小学,继续念书。班里有一位同学,我们叫他卷毛,真名叫:陶尔。可译作——网。因为,他父亲就是撒网打鱼,维持一家生计的。为此,他家对于渔网有着极深的感情。村北有条河——绰尔河,是黑龙江支流的支流,河岸有不少渔屋散淡地排列着,蒙古语叫做:哈金格尔。陶尔家的哈金格尔在北岸,共有两间土屋,茅草盖顶,在一片水柳的簇拥之中,显得有些许粗糙,但不寒碜。每遇星期日,我与陶尔就去渔屋吃鱼、耍水、帮着晒渔网。陶尔父亲高伯见我们就喊,啊哈,两个馋猫来了,渔网等着你们晒呢,晒完吃鱼。那天天气好,连狗舔舐的云彩都没有,风儿也玩儿累了,正在岸上打着呼噜。高伯,说话风趣,干事亦麻利,人高马大,是一条硬朗汉子,让人仰视。

然而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孤独感伴随人类,是永远的。我从不相信,在这丸地球上,还有不心怀孤独感的人和动物的存在。这是人和动物的本能所决定的。既想合群又想离群,是常有的现象。所以古人罗贯中早就断言“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在生活中,既吸引对方,又排斥对方的事情,总是轮换着出现,所以才又出现“距离产生美”这样的词汇。然而,孤独亦不是一件坏事。人在孤独时,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局限。人有时自取孤独,是有智慧的表现。这比面和心不和的聚众,要好得多。孤独,有时候会治愈一切动物的狂躁、霸气和自负症。无疑,天际孤帆的唯一气场是:思念和归心。哪里有功夫去琢磨,出人头地,称王称霸,灯红酒绿这些身外之事?

此夜,月朗星稀,江水安静,像梦境似的。渔船横在江上,船屋则是用芦苇编制的席子卷搭而成,金黄黄的,衬着月光,倒是好看。比起江南乌篷渔船来,显得粗犷了一些,亦高大了一些。大妈端着一盘新蒸的鱼,站在屋前,喊,孩子们,来,吃饭。江上无风,但新鲜鱼肉的香味,即刻飘满了江面,连江月都馋馋地在嗅似的。当晚,是八月十五。明月照在江上,使万物都安静了下来。高伯有个规矩,每当八月十五即来祭月。高伯说,月亮是渔人的生命之灯。他斟满一碗老白干,就要洒入江心。我眼尖,一把夺过酒碗,说:伯伯,我去送酒,月亮就在船边呢。扑通一下,我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于是,水花与酒香,飘满江面。老伯笑着说,这小子机灵也敢当,倒是把月亮吓了一跳呢。快上来拧干衣服,咱也陪月仙姑姑,喝它两盅。那夜,我和陶尔,一人喝了两三盅酒,是老伯额外奖掖我们的晒网成果的,平时是不让我们去沾一点点酒的。此时,江面上起了些微风,金鳞万点,闪闪烁烁的。觉得头有些沉,像是醉了,就和陶尔到船屋里去睡。船,轻轻地摇,江月亦在轻轻地摇,也是醉了吧。于是,我俩与江月在同一江面卷被入睡,睡意沉沉。

当一叶孤帆,在无际的水域漂泊的时候,时空如斯浩渺、虚无。路途遥远且不说,那种无依无靠的无助心理,不仅让人沮丧,也让人恐惧。这种孤独感,不仅孤帆下的人会有,同样在大漠里跋涉的牵驼人也有。在腾格里茫茫的沙漠深处,我目送过牵驼人远去的背影,心中曾生出一阵阵酸楚,孤身只影,风餐露宿,哪里是他的归处?就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的诗句,表面看去颇具豪气,然而,在骨子里,也是无限的寂寥与无助的。我年轻时,在戈壁荒漠中牵过骆驼,甚或露宿荒野。身边,除了卧着的骆驼和偶尔出洞的沙蜥之外,再无其他生物。四野寂静无声,星空寥落且空旷,与我隔空对视的,唯有那些眨着睡眼的星子们。这样的时候,人在人群里的豪言壮语,英雄气概,均变得毫无价值。唐诗人张说,也留有一首很具孤独感的诗句:“旅泊青山夜,荒庭白露秋。洞房悬月影,高枕听江流。猿响塞岩树,萤飞古驿楼。他乡对摇落,并觉起离忧。 ” 他所寄身的环境,比我优越得多。你看他有洞房、月影,可以高枕听江流。还可以听得猿猴的嘶叫,可睹飞绕古驿楼的萤火虫的孤光。然而,斯时的他,与我一样,也心怀彻骨的孤独感。何况在他的窗外,秋叶正在纷纷地飘落,心中怎能不起离忧呢?

这段往事,至今仍在记忆里,也常常与李白捉月之事,连在一起想。有一年,到了马鞍山,去参加中国诗歌节,即去祭拜李白的捉月台。捉月台,在采石矶的绝壁之间。台边立有李白雕像,他面向长江,临水而思,显得心事满满的样子。据传,他醉酒后,是从这里跳下江去捉月的。而后,驾一白鲸,升天而去。从此之后,诗酒与江月,就与诗家结起缘来。以下诗句的流传,即是明证——“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如斯说来,孤独好像偏重于古人,其实不然,现代人的孤独感远胜于古人。因了现代机械的便捷,人都变得过分自我,闭门自赏,唯我独尊,成为机械的俘虏,甚至奴隶。豪门紧闭,门前拴着狼狗。院落布置电网、探头、报警器,基本上是与世隔绝的。金钱和财富,往往把人心撕得支离破碎。如今,到会众场合一抬眼,见到的都是低头看手机的脑袋,连脸都看不清楚。不要以为,这只是信息时代的特征,人们是在搜集信息。不然,这只是一种表象,骨子里,是因为藏着更深的——寂寞。而且,这一种寂寞,比起“孤帆天际看”的古人来,更显得苦涩,复杂,难解。这样的现代人类,真的那么快活吗?

童年的我,不知为什么,一见江月,就兴奋。只是那个时候,没有诗的感受就是。在之后的岁月里,江月已成为我心灵的陪伴。我有一篇散文《澜沧江月静若玉》,写的就是与江月的一次诗意邂逅。至今想起来,仍然情动不已。江月与我,不仅有缘,更有份。我给子女起名,都用江字开头,也缘于此。他们或许不解,父亲本姓白,为何要江姓?其实,我要的是意,而非姓。在这里交待一下,也是有必要的吧。在我心里,江与月是一道心灵驿站,往往一闭眼,就浮现于脑海。也因为如斯,我喜欢唐人张说的五言律诗《深渡驿》。不但常常独自吟哦,还谱了曲,轻唱。只因为诗里,有月有江,亦有忧思的缘故:“旅泊青山夜,荒庭白露秋。洞房悬月影,高枕听江流。猿响寒岩树,萤飞古驿楼。他乡对摇落,并觉起离忧。”深渡——地名,是一处古驿之地。有人译作白话文,也很通顺,抄录如下:“旅行泊居于青山里驿馆的夜晚,荒芜的庭院里正值秋风萧瑟、白露似霜。幽深的居室里洒满了月的清辉,我倚着高枕倾听江水的流动声。远处寂寥的山树上传来声声猿啼,眼前成群的流萤在古旧的驿楼旁振羽飞旋。独自在他乡面对如斯寂寥的秋色,越发使人感到离井背乡的忧愁。”张说,在唐朝不仅是一位著名诗人,也是朝廷高官,政治家。这是他南贬时所做的一首诗,是借秋风萧瑟抒发当时的抑郁心情的。环境,对于旅人心灵的影响,往往与当时的心情与遭际有关。何况他是诗人,对于环境与季节的敏感度,往往是与众不同的。

你看此夜,山野青幽,且有荒庭、白露、洞房和月影,还有江水的流动声,有猿猴、流萤以及古旧驿楼,孤零零的身影,在与之相伴。这些景致,哪个不撕裂旅人的寂寥心?何况,所乘的船在江上横着,所陪伴的明月,亦悬于洞房。这些似乎在暗示人生的艰涩与无定。假若此时,有酒可以浇愁,便也好了。可惜,他身边无酒,不然,这些感伤会变得浅显一些,模糊一些的。或者,他有酒,且不喝,有意让离忧,来得更浓烈一些,以此来体悟人生的无常与甘苦。这与我当年,童心无忌,与江月同醉同眠,乐呵一夜,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心境。然而,这一喜一忧的生存之境,也净化着漫漫岁月,磨砺着人生征程。

栏目热搜词

关于我们

网址: http://www.nubbye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