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ww.402.com——永利集团——www.402.com最新网址有限公司

www.402.com文学文章

中国科幻小说之父,《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 武田雅哉 林久之 著 李重民 译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11-23 16:46 浏览量:146

在干宝《搜神记》、刘义庆《幽明录》、刘敬叔《异苑》、任昉《述异记》等志怪小说集里,有很多故事具有科学幻想小说 的要素。可以说,志怪小说里汇集了用现代科学幻想小说 才能驾驭的几乎所有的主题。当然,这些具有幻想意识的作品或志怪小说,与我们现在通常所认为的“科学幻想文学”是有距离的,具有鲜明的中国本土特色。此后,在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发展的两个高峰期,即清末民国与20世纪80年代,这种吸收外部影响又保留传统的中国特色,表现得尤为突出。

图片 1

武田雅哉的讲述从古老的《山海经》说起,回顾了中国数千年以来神话、传奇、小说、戏剧中的科学幻想萌芽。武田雅哉认为,《山海经》不仅是中国人,还是亚洲人见识怪兽的精神寄托,是一部包罗万象的妖怪大百科。此后长达两千年间令中国人感到毛骨悚然的中国式怪兽大荟萃,在这部作品里得以完成了。中国人只要一听到“出现鬼怪”的街头巷闻,首先会想到《山海经》里去查阅。但人们常常注重了《山海经》“鬼怪”的一面,其实它还是一部幻想的地理书,带有解说宇宙构造、认识空间的特质。

而这还不足以团灭中国科幻,真正的严寒即将来临。

关于中国科幻文学,我们很多人都熟悉《小灵通漫游未来》,知道获得“雨果奖”的《三体》,但对于中国科幻文学史反而有些茫然了,或者会反问一句,中国有科幻文学史吗?

2019年《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然而中国科幻的元年应该是1978年。

这个时期还出现大量科幻文学刊物,如《飞碟探索》、《智慧树》、《科学文艺》、《科幻世界》等。这也是中国期刊一个值得纪念的黄金时代。《科幻世界》杂志至今仍然是国内科幻文学权威期刊,聚集了国内绝大部分科幻文学作者。刘慈欣的成名作 《三体》就是自2006年在《科幻世界》上连载后,开始备受关注的。

1983年,中国科普界某些人本来就看不惯科幻小说,借助于当时的形势把科幻小说列为清除对象。本来姓“科”还是姓“文”的讨论升级为姓“社”还是姓“资”,受到直接正面的打击。

直至1900年,凡尔纳来到了中国,引发了中国人对潜水装置、宇宙旅行等西洋科技的向往。被列为“清末四大小说家”之一的吴趼人,在1907年创作的《新石头记》里,就让宝玉驾驶着被称为“飞车”的飞翔机、鲸型“猎船”,经历了各种新奇的事物。这个时期大量涌现的中国科学幻想文学作品,经常在神怪与科技之间摇摆,也有各种荒诞不经的幻想。中国人从此,开始开眼看世界,真正接触到了“科学幻想文学”。

叶永烈的高产被认定为赚稿费、唯利是图。魏雅华的成名作《温柔之乡的梦》写机器人妻子对主人百依百顺,温柔之极,却不能让人满意。被批评为“反社会主义”、“一篇下流的政治小说”。

但林久之在下卷中,并未涉及中国人如今必提的《三体》,因为《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的写作,终止于1997年的北京国际科幻大会。此时,写《三体》的刘慈欣、在《Nature》刊发科幻小说的夏笳、李恬等,还未“出现”。

也是在这年,遭到重点打击的叶永烈决心离开科幻界,科幻文学大师郑文光因脑溢血结束创作生涯。一时间,所有的科幻出版部门风声鹤唳,噤若寒蝉。出版管理机关多次发文禁止刊发科幻小说,相关杂志纷纷停刊整顿。中国科幻进入了10年的冰冻期。

中国科幻小说之父,《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 武田雅哉 林久之 著 李重民 译。“科学”一词的诞生,离我们并不远。1834年,英国学者威廉·休厄尔在《书评季刊》上为玛丽·萨默维尔的著作《论物理科学的关联性》撰写了一篇书评,造出了“科学”这个词语。不过,人类探索世界的活动以及与此相关的想象,已经存在很久了。

图片 2

武田雅哉和林久之的诚挚令人敬服,前者是优秀的学者,后者翻译过很多金庸的作品。著名作家叶永烈敬佩地评价:“岩上治与武田先生都是我的老朋友,这是他们二十多年研究中国科幻小说的成果。”

直到1996年以后,钱学森才不再公开批评科幻文学,但此时中国科幻已经断档,连土壤都已经不复存在,日后成为中国科幻领军人物的刘慈欣手握作品却找不到可以发表的地方。

林久之的笔下,出现了这些作家:晶静的《女娲恋》、郑文光的《蚩尤洞》、苏学军的《远古的星辰》、姜云生的《终生遗恨》、韩松的《没有答案的航程》、星河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等等。

1978年,大量科幻作品被译介进中国,《未来世界》、《铁臂阿童木》、《大西洋底来的人》等科幻影视的引入更在中国掀起了一股科幻旋风。 也是这一年,在北京召开了全国科学大会,提出“向科学进军”的口号,宣告中国“科学的春天”的来临。 这之后,中国大量科技、科普类出版社、科普报刊恢复正常工作,很多作者投入科幻小说创作中。

在《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上卷,武田雅哉除了对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前史与萌芽作简要介绍外,主要梳理了清末、民国时期中国科幻小说的译介和创作情况。武田雅哉研究中国清末民初科幻小说多年,讲起这个时间段的作家作品可谓信手拈来。

《流浪地球》是由中国电影工作者制作的一部以中国科幻小说为基础的电影,它也是一部像后羿射日、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等传统经典故事一样反映中国精神文化的电影,具有特别的符号意义。

在凡尔纳来临的前夜,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在萌动,比如周游列国和腾云驾雾《镜花缘》、《水浒传》的科学幻想续编——《荡寇志》、超未来人类史的规划——康有为的《大同书》等纷纷出现了。

但是科幻作品应该背负什么样的社会责任,在当时成了一个议论的中心。时至今日,科幻作品的定义也没得到普遍认同,在当时的中国更是经历了一场“姓科还是姓文”的讨论。

《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下卷由林久之撰写。林久之是日本中国SF研究会会长,一直从事中国科幻小说的翻译和介绍。金庸的《雪山飞狐》、《倚天屠龙记》等也曾由他译介到日本。

1980年,钱学森曾批评:“现在有些科普文章和某些流行的科学幻想小说,我看在思想上和科学内容上都有些问题。”1981年,针对科幻影片,钱又批评:“科学幻想这一类影片可以搞,但它应该是科学家头脑里的那种幻想。……应该搞那些虽然现在还没有搞出来,但能看得出苗头,肯定能够实现的东西。……现在搞科学幻想片,太长远的东西是次要的,主要应配合四化,搞2000年的嘛。文艺界的朋友对太空的东西很感兴趣,但这不是我们的重点,……这不是好题目。什么是农业现代化,到了2000年是个什么情况,要给农民一个远大的理想,这是个好题目。”该批评被《人民日报》刊发后,影响很大。

《山海经》里的科学幻想文学萌芽

1979年,《中国青年报》刊登《科学性是思想性的本源》,批评叶永烈的小说是“伪科学”,会毒害青少年。并认为限定给少儿看的科幻小说不适合写爱情、犯罪、社会反思的,否则就是低级趣味。于是双方开始论战。

《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 武田雅哉 林久之 著 李重民 译 浙江大学出版社·启真馆 2017年11月 出版

图片 3

金庸作品译者一直关注中国科幻小说

图片 4

图片 5

科普派坚持科幻文学应该承担传播科学知识的任务,当时的社会的主流态度也是这么认为的。

林久之讲述了1949年以来“科学文艺”这一文学类型在中国内地的确立,旁及了港台科幻小说的创作情况。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科学幻想文学创作迎来了一次井喷热潮。林久之特别写道:叶永烈创作于1978年的《小灵通漫游未来》是时代的先声,至今让人惊讶,这部作品也掀起少年儿童科普读物的浪潮。

展开剩余83%

而一些中国知名作家的作品,也被武田雅哉纳入科学幻想文学的行列。如老舍的《猫城记》、张天翼的《好兄弟》和《秃秃大王》、许地山的《铁鱼底鳃》等。

本来这场论战应该止步于学术界,但上世纪80年代,在当时有重要地位的科学家钱学森也加入战局后,情势发生变化。他赞同科普派,主张科幻小说必须承担科普义务。

从《山海经》到《博物志》,乃至《西游记》、《封神演义》等,都存在科学幻想文学的萌芽。比如周王朝君主穆天子曾冒冒失失地踏入“山海经”式的奇异世界的冒险旅行,西游去会见女神西王母;被称为“女娲”的女神修补因众神争斗而受到损坏的地球;十个太阳出现,地表遭到烘烤,同时怪兽们出现了,巨大的灾祸降临地球;用弓箭射落其中九个太阳的弓箭名人羿去西方旅行,寻找不死之药;还有据传是羿的妻子、被称为嫦娥的女神拿到不死之药飞往月球等等。

当时以钱学森为首的科普派批评科幻作品,1983年10月31日,钱学森在中国科协发表讲话称:“有些人打着‘科普创作’‘科幻小说’的招牌,贩卖一些资产阶级、封建主义的破烂,因为它的影响面宽,我们必须十分注意;1980年,我曾向所谓科幻小说放过炮,认为有些根本不是科学幻想,而是荒诞、离奇,没有科学根据的无稽之谈,对广大群众是个严重污染。”

民国时期的科学幻想文学的创作,开始出现了毁灭主题、催眠术等神秘故事。仅从作品名称,就可见当时的创作特点,如《元素大会》、《盗贼博士》、《消灭机》、《科学的隐形术》等等。

后来以纪实文学闻名的叶永烈正是中国科幻界的四位大师之一,他的儿童科幻作品《小灵通漫游未来》的出版标志着中国科幻文学的复兴;郑文光在大陆被称为“中国科幻小说之父”,他50年代就致力于科幻创作,70年代重新投入创作,发表了多部重要科幻作品,1980年成为世界科幻小说协会成员,代表作有《飞向人马座》;童恩正的作品《珊瑚岛上的死光》曾被改编为中国内地第一部具有科幻色彩的电影;萧建亨淡出科幻界后由刘兴诗坐稳了第四把交椅。 鼎盛时期有一百余位科幻作者,发表了近千篇中短篇科幻小说,长篇科幻小说也有几十部。”

同时,雕刻在汉代墓室里的、称为“画像石”的浮雕上,尽管不是用文字书写的,但很多浮雕都详细地描绘着天空的另一个世界和死后的世界。那里描绘着驾驶“空飞车”在天空驰骋的“飞行员”,长有翅膀的天马以及与人类作对的怪兽。这些都是用图像来表现科学幻想文学构思的最古老的作品,对这些图像进行分析,也许就能了解古代人是如何想象“飞翔”和“怪兽”的。

中国科幻界再次迎来春天是在上世纪末,1999年,《科幻世界》杂志发行,刘慈欣这一批新生代作家终于等到了中国科幻的春天。

民国时期科幻文学出现了毁灭主题

2017年岁末,两位日本学者——武田雅哉和林久之合著的《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启真馆出版。作为中国清末民初的科幻小说史研究专家,武田雅哉负责撰写上卷,即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前史和清末民初的科学幻想文学史,民国之后直至20世纪末的内容由担任日本中国SF研究会会长的林久之负责。

两位日本学者撰写的这部《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让我们在打量中国科幻文学时,有了时间的长度和历史的深度;更让中国科幻文学读者知道,我们拥有的并不只是一部《三体》。

栏目热搜词

关于我们

网址: http://www.nubbyeai.com